• 能相信么,一晃就又两年半。

    又或许是只有到了人生关口的时候,我才有特别的一种倾诉欲。生活中的变化是常态,变来变去往往人不仅变得迷茫,也常有一种不安全感。这时候总会想到博客这个自己开垦的一片小角落,随手翻看以前的文字,就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原来在各种动荡中,我的人生也充满着延续性。每个遇到的人、每次决定、每个选择,不知不觉间把我带到此时此处此境。

    所以大部分抉择并非偶然。这个夏天,我有一个新的决定。

  • 2011-10-05拔拔草

    好么,整一年了。


    从上篇博客开始流水账一下吧,简而言之,就是八月搬家,九月搬家,十二月搬家,二月搬家,五月搬家。

    先说2010年的。后来在那个朋友家寄居了两个月,后来又搬到他弟弟家寄居了另外两个月,其中十二月份有三个多星期是在中国度过的。

    这中间的周折实在是让人头疼,简单一笔而过吧。当时我工作合同未签,签证又只到转年二月,各种找房子不顺,后来到十月难得确定要和朋友两口子一起租房子。一开始俩人说没事儿大家就住着,不用签合同。我寄居处的朋友说,你每个月要交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要签合同,也是为了保障你有各种paperwork,外国人在这里还是循规蹈矩比较好一点。听了他的话,我去和那朋友两口子说要签合同。小范围纠结开始了就,后来俩人算是很帮忙,帮我担保了,合同签了。然后就是大范围纠结,合同上写的是十二月一日入住,我很开心,终于要有一个长期稳定的生活了。(到了十一月工作合同也签了下来,更加开心。)可是十一月中听说那房子的租户因为各种原因,想再多住两个月,此时我和朋友两口子的分歧真正出现了。租户提出赔给我们一共两千磅,他们俩想接受这个offer,自己随便在哪里凑合两个月。对我来说,一个安定的居住环境是我在三个月的动荡之后最最最最需要的,尽管我自己十二月份要回国将近一个月,但是我宁可赔掉房租,不要他们的补偿,也希望有个踏实的地方住着。寄居在别人家,虽然环境很好,但总归总归是寄人篱下呀。他们俩同意了,去跟人家说,结果租户提高了赔偿,到三千磅。电话里,朋友说,"This really is an offer that we cannot turn down." 我其实很无语。钱,还是钱。我也不能说,我给你们俩一人一千磅,咱们把小家弄起来吧。没有选择,只能同意。我这又搬到了朋友弟弟家寄居。

    在中国度过了忙碌又快乐的三个星期,去了北京、上海、洛阳和天津,又回到北京,见了几乎所有我很希望见到的人,最亲切的是干儿子小叮叮,各种的闺蜜哥们儿家人就更不用说了。最可人的妹妹还专门从珠海飞到天津来跟我玩,我们一起又去了北京,一切安排的都很完美。

    2011年第三天回到伦敦,真实的生活又开始了。工作,换签证,毕业典礼,妈妈来伦敦。生活唰唰地往前跑着,膘姐也一样继续蹦嗒折腾着,三月巴黎/四月法国卢瓦尔河谷奥地利斯洛伐克/五月马赛/六月法国诺曼底布列塔尼波尔多/七月西班牙瓦伦西亚巴萨罗纳马德里/八月阿尔卑斯安纳西/九月普拉托佛罗伦萨。。。

    心底里,我的确不是一个多坚强的人,2010年纠结了大半年的,除了前面几篇隐隐遮遮没说清楚的那一段,一直还有一个男配角。本来九月底一场趴替风波已经把他踹下舞台,可是后来租房、工作的种种不顺心,导致我某个加班后回家的路上再次呼唤了他,以至于到了2011年春,这位居然懵懂间莫名晋身男主角。我的问题是,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语言来公平地描述他。其实,在伦敦生活的这两年,有一年半都有他的影子。今年五月搬去的他的家,其实也是全伦敦我最熟悉的地方,自己无比动荡的生活中唯一没变的小角落。

    所以过去的这半年,有甜蜜,有陪伴,有争吵,有眼泪,有drama,也有抓狂,可贵的是我不像古时候那么意气用事,可惜的是心里总也爱不到那个程度,可赞的是两个人彼此都在调整适应一个不完美的生活。有些人也许生来就没有那么高的期许,天生离幸福就比较近,而我确注定要走许多的弯路,才明白童话需要每天细碎的生活和丰富的想象力来共同支撑。

    今天就写到这里吧,能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感情生活,五年来还是第一次,也好。

     

  • 2010-09-28伦敦一周年

    刻意回避了一些九月里重要的日子,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庆祝,或者该如何缅怀。在九月接近尾声的时候,耳边又响起那首Green Day的Wake Me When September Ends。

    今天是个小小的特别的日子,去年的今天我带着38公斤的行李来到了伦敦。虽然那是第二次抵达希思罗机场,却感觉有种不同的意义。六月份那次来,行程已知,计划已定,归期可盼。而这次,是一张单程机票。

    一年过去了,那么多日日夜夜,抑郁的激动的伤心的喜悦的寂寞的幸福的那些瞬间都一一刻在心中。一向标榜独立的我也终于尝到了深深的乡愁。虽然这并不是生命中眼泪最多的一年,但也差不多可以跻身排行榜前列了。更何况这一年还因为这样和那样能说的不能说的原因,如此特别,如此彻骨。

    周五要搬到朋友家临时寄居,接下来是一个月的论文奋战。未来留给未来,过去让它过去,我不应该忘了还有现在。

  • 2010-09-24To Zoe

    今天看到妹妹更新了冷落许久的博客,顺便就翻了翻她以前写的文字。突然间一阵怀念,突然间一阵思乡。

    最近心情一直比较低落,呵呵,是真的低落的那种,不像以前多是镜花雪月空说愁。也可能是又过了一年生日,年龄不知不觉助长了怀旧的情绪。前几日感伤中,翻起旧照片。翻到下面和妹妹07年冬天在北京平安大街的家里搞怪的这一系列,才难得又笑了起来。


    也是今天,在妹妹博客里又翻到《卧蚕》这一篇,一阵温馨涌上心头。刚刚过去的今年这个夏天,多亏有妹妹的理解和陪伴。在这里轻轻说一声谢谢,就让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和妹妹从2005年到2009年的杂集~


    Highlight之一:2007年夏,我郑州出差ing~ (以前已经贴过一些了:看这里这里这里

    Highlight之二,2006年夏,北戴河踏浪~

    最后,最爱的还是这张大约是1989年拍的两小无猜~

    想你,亲爱的妹子。
  • 很久没登录这里,今天收到了这样的消息.最让人惊讶的是,我真的一点也不愤怒,看到博客大巴方面如此小心措辞的这么一个通知,心里反而非常理解,甚至生出许多同情。大家都不容易,我们不说不代表我们没有理想,我们不做不代表我们没有勇气,我们不反抗不代表我们没有力量。坚持。共勉。

  • 2010-02-16Les parfums et moi

    最近旅行比较频繁,每次在机场免税店都惊讶于香水品种之繁多。第一次从希思罗机场五号航站楼出港的时候,差点就因为流连琳琅满目的香水货架直到最后一刻才到登机口。

    说到自己,从小就喜欢花露水紫罗兰香粉等的味道。而对外国香水最早的直观的认识,大概始于大学时美国教授带来的那些女性时尚杂志,CosmopolitanElle等等。每次打开都先翻到香水广告的那些页,小心翼翼地揭开试用条,用手腕在纸上狠狠地蹭上几下,香水味道就这么铺开来。我心满意足的继续翻到下一个香水广告页,换一个手腕继续蹭,两个手腕都蹭满了的时候还用过小臂内侧。刚被蹭完的广告页也会有一种混合着体温的好闻的味道。 

    就在这样蹭来蹭去的过程中,我爱上了兰蔻那款叫做Miracle的香水。2001年底,教授从美国给我带了那一瓶粉色回来。我的第一瓶香水。还记得在南京那个临毕业的夏天,闷热的天气里,是Miracle帮我圆满每一次化妆的过程,陪我度过很多打CS的通宵,又一直跟我辗转到北京安顿下来。

    工作之后有了收入,好像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爱香水了。我的书桌兼梳妆台上慢慢又增加了安娜苏的DreamsHugo BossDeep RedCD的绿毒和J’adore,阿玛尼的Gio寄情水等等。还记得那时报社的同事说过,一出电梯问到一阵香水味,就知道是我刚走过。现在想想,在当时那国家单位的环境里,我果然不能算是个朴素的人。 

    就好象第一个让你心动的人总会或多或少的影响这一生对爱人的选择,尽管我现在非常不能接受Miracle的味道,但它却奠定了我对甜味花香系香水的眷恋。 

    每一瓶香水都带着自己的故事,也都恰如其分地融入我的人生故事中。比如那瓶香奈儿Coco Mademoiselle,本是一个恋人未满的好朋友送的礼物,却跟着我经历了那一段迷失的心跳、摄魂的爱恋。比如MoschinoI Love Love和娇兰的Foliflora,分别是我大爱的生日礼物,陪我度过了两个惬意的夏天。又比如那瓶乔治阿玛尼的Code,还记得Raining去香港之前我说想要她帮忙带一瓶香水,但不知道想要哪款,我们俩就这么对着Sasa的网站研究了半晌,莫名的就被Code瓶子的设计所吸引,好象是相亲一下,就这么相中了。后来Raining从香港回来,我忐忑的打开那个蓝紫过渡色的盒子,打开盖子,喷了一下,心头确是惊喜掠过,果然是我设想的味道,果然是我喜欢的系列。 

    慢慢得也就懂得了香水的性格,每一款精心设计的包装和千斟万酌的名字,都诉说着许多许多。尤其是学了法语之后,更是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什么是Eau de Parfum什么又是Eau de Toilette,甚至连Miracle读成“密哈科勒”好像都又平添了一丝性感的味道。 

    这个夏天在巴黎,老佛爷、巴黎春天还有各家Sephora里到处都是Nina RicciRicci Ricci紫红色的广告。一开始觉得这个包装有点太矫情,香水虽试过几次也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9月初的一天,下班后正在老佛爷附近闲逛的我临时被邀约,于是走进Sephora想补点妆,再次路过正在推广中的那些个紫红色瓶子,本来也不是特别喜欢,但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喷了几下。其实这香水的味道无非是那晚的配角,真正让人难忘的是西堤岛边席地而坐的两个人,他英俊的轮廓和我半吊子的法语,还有那瓶桃红葡萄酒,两个塑料杯,拂面的初秋晚风,塞纳河上往来的游船,公园旁垃圾袋里觅食的大老鼠,很多欢笑。但人生就是这样,越想留住的越留不住,越想忘记的却偏偏固执。所以过眼云烟后,那瓶Ricci Ricci的味道就成了我与那巴黎一梦的唯一纽带。 

    穷学生的日子不好过,直到上个月去冰岛旅行我才放纵了自己对这瓶香水的欲望。带着我对巴黎的眷恋,我和这瓶新宠Ricci Ricci又一起记下了一个雷克雅未克不眠夜…… 

    又好像心动的易逝,香水在我这里也有一个抛物线状的被宠爱定律。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年是怎么把瓶子里剩下的几毫升Miracle全都喷到某酒店浴缸里。实在是无法继续下去的关系,是不是就应该这样全都倒掉?从国内带来的那瓶所剩不多的Coco Mademoiselle现在也到了这个境地之中,不知是的确时间久了它的味道变了,还是我千辛万苦终究走出了与它相联的对那个男人的迷恋,最近每次喷上它,感觉都有点不自在,真是有意思的变化。 

    随着生活里新的小亮点出现,上次旅行的时候我又在机场爱上了Gucci的那款Flora的味道。春天来了,就让这些小草在我心里静静的发芽生长吧,我爱这感觉,重生的幸福。

  • 上周去了哥本哈根达斯,五天四晚匆匆一行,不知来回两趟飞机又多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

    我到底是去帮忙拯救地球的还是去摧毁地球的?

    会议在12月19日下午3点半终于宣布闭幕,我于是抽空拍了如下一系列照片,记录会场这最后一刻的画面。

    这一辑的名字叫做"C'est fini",英语嘛就是"It's over",中文的话嘛大概应该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温室气体各排各的大不了最后大家一起玩儿完谁怕谁啊”。:P

  • 2009-12-06London Rain

    在埋头苦战论文的同时,咱小小的尝试一下新路线。

    我爱摄影这是全民皆知的秘密,可越来越多的照片都被藏在硬盘里,除了我隔三岔五的自我陶醉一下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出路。

    所以我想试着整理整理,一点一点来,尽量找到合适的主题,把照片弄成这样一个一个的小专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努力吧!

    如果你走过、看到这些照片,请你花两分钟告诉我你喜欢哪张不喜欢哪张。当然,如果你没有时间,我也很感谢你与我分享生命中这些曾让我感动的美好瞬间。

     

    《伦敦雨》,摄于2009年12月,CANON EOS 400D

  • 这家小店名字叫做Ciao,特色是各种创意冰淇淋,光菜单我就研究了半天。

    你看,这有做成意大利面的。。。

    做成芦笋的。。。

    还有做成荷包蛋的!

    我点了有各种坚果还有巧克力的~

    扮相不错,吃起来也不错!

    开心~~

  •  

     

    以上三张都是骑车回家路上用手机拍的,时间分别是上周五,上周四和今天(从左到右)。

    开始实习一周了,每天好像都忙忙碌碌的,感觉比在北京还要忙一些似的。早上起来要抓紧时间给国内打电话,几乎是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抱着电脑。然后做早饭,骑车上班,上班,在食堂吃午饭,骑车下班,路上各种的磨蹭磨蹭,看风景,看云彩。。。回家吃水果,做饭,收拾,睡觉。。。也好,总归没有太多的时间多愁善感。也好。

    所以我终于到了这里,不知不觉中,追寻的征途变成超然的过程,出发的原因变得不再那么重要。终究再面对时的那一份坦然耗去了我多少的挣扎、眼泪、不舍、纠结、心碎,还有最重要的——放弃。放弃了许多本以为不能舍去的东西,远离了本以为不能分开的种种。

    才发现,一个人加一个行囊,也可以天涯。